今天是:今天是 2020年07月13日

玻利维亚地质工作见闻

发布日期:2020-01-10 浏览次数:769

今年九月,我队地调所承担了玻利维亚一地质项目,很多青年地质队员第一次走出国门开展地质工作,国外的工作和生活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不同的体会,让我们感受一下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感……


在玻利维亚工作

         2019年单位派遣人员到玻利维亚工作,我很幸运成为其中一员,怀着对大地未知事物的向往,我第一次踏出了国门,为自己人生的履历增加了浓重的一笔。

        12个小时时差,两万多公里直线距离;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我就这样踏上了去往南美的行程。从上海出发在马德里转机,历经30个多个小时航班,飞机降落在了玻利维亚圣克鲁斯机场。在每一位抵达玻利维亚的人员都要面对的第一个难关,就是强烈的高原反应。还好出发之前,项目组给每人发了一份出国注意事项以及玻利维亚的人文风情资料,大家也都做了相应的准备。此时,大家对这个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地域、陌生的城市充满了好奇,迫不及待想要走出机场,看看这个城市。

          我们承担的项目位于玻利维亚波多西省图皮萨市,还要从圣克鲁斯坐飞机到塔里哈,然后再坐5小时的车才能到项目驻地。说到塔里哈到图皮萨的路段交通,那可真是糟糕,水泥路只有一小段、其它的全是崎岖不平、坑坑洼洼的土路、有的地方甚至只能通过一辆车、旁边就是悬崖,这对司机也是很大的考验。快到项目驻地的时候竟然碰到了当地老百姓封路,最后只有步行通过封路地段到另一边等候项目驻地的车子来接,封路也算是玻利维亚的一大特色。

          图皮萨市生活条件较差,物资匮乏,食材单一,但是物价却不低。这里不同于国内是买方市场,恰恰是卖方市场,卖家不担心自己的食材卖不出去。在这个海拔3000米的城市生活一段时间后,高原反应不是很强烈,夜间偶尔感到呼吸不畅。只是这里的空气很干燥,经常起大风,灰尘满天飞。玻利维亚的雨不是连绵几天的,而是短暂的大暴雨,虽然这样的雨持续时间一般都不长,基本上一两个小时就停了,但一场雨下来工作区的行车道路基本也就冲没了,需得司机从新找一条道路了。

         工作区距离图皮萨市大约40分钟路程,所幸的是这一段路况不错,进入工作区所见的是连绵起伏耸立的群山,山上的植被几乎看不到,多半是浮土和岩石碎片,少量稀疏的矮树和高达数米仙人掌,这给我们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难度。

         在玻利维亚工作的这段时间里,我已慢慢的接受了它、适应了它,喜欢上这里遇到的人和事,也喜欢上这个南美国家带给我的人生经历和感动。(齐维维)


南美地质工作


          金秋9月,收拾好行李,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去往南美洲玻利维亚的飞机,经过接近三十个小时的飞行,横跨12个时区,终于到达了玻利维亚。一出机场扑面而来的热浪就已经让我感受到了南美洲的热情。一切所见都很新奇,毕竟人生中第一次出国工作。

          我们在圣克鲁兹经过一晚的修整,第二天凌晨就坐上去往工区所在地Tupiza的汽车。一路向南进发,海拔也随之升高,约16个小时车程,我们到达了工区所在地Tupiza市。这是一个小城市,城镇规模大概比我们国内的一个小镇还小。虽然小,但是火车站、汽车站一个不少。

         经过短暂的环境适应与时差调整,我们就投入到了野外工作之中。每天早上早早起床,然后吃过饭,收拾好野外工作用具和装好干粮与饮用水,开始一天的野外工作。

         工作区内人烟稀少,海拔高、强紫外线。没两天,我们全都晒黑了,进行了一次“本地化”蜕变。工区内能见到的也就是放牧的村民,羊群与羊驼群悠闲向前移动,啃食着唯一可见的稀疏嫩叶。羊驼在国内可是鲜有的,但过了没多久,对于看到羊驼,也没有当初那种新鲜感了。

         每当登上当天工作区域的山顶,看着延绵千里的群山和一望无际的蓝天,总是不禁感叹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神奇。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不是国内所能体会到的。每天都是蓝天白云和群山的婆娑倩影伴我们下山返回驻地。

         当然,在国工作最想念的还是国内的美食,当地的食物我感觉就两种:烤和炸;还有放了番茄的辣椒酱我很是难以理解,但是也要入乡随俗,后来也就慢慢接受了,但我的心里很是想念国内层出不穷的美食。

         在工区,饮用水、电话信号与网络,这些在国内十分平常的东西都显得十分奢侈。常常不禁感叹祖国真好!国外地质工作外部条件相对于国内条件比较差,但是作为地质员,既然选择就要热爱它。地质生活总是充满了常人体会不到的酸甜苦辣,我认为这是我一生的一个经历,这将被我永记于心。(银建伟)




我印象中的玻利维亚

         2019年9月29日,这一天我坐上了飞往马德里的飞机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出国工作的我,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启了这一段旅程。经过了长达30多小时的飞行后,我们一行4人终于抵达了玻利维亚圣克鲁斯机场,然而疲惫的我们为了在天黑前赶到驻地,顾不得休息又坐上了飞往塔里哈的飞机,之后乘坐出租车前往驻地图皮萨。

         玻利维亚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低矮的红砖房,像我们八九十年代的乡村,贫穷落后。道路更是比较糟糕,主要交通道路很多未硬化,车来车往灰尘漫天。令人奇怪的是一路上碰到的车辆很少,但快到驻地时交通堵塞了,询问后才知是当地居民堵路不让车辆通过,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堵路在当地是常事。

         有一条河流经过图皮萨市区,然而河床已经干涸,河岸生长着稀疏树木,这是整个图皮萨少见的绿色植物。图皮萨地区多山,一眼望去尽是裸露的岩石,和高大的仙人掌及一丛丛的荆棘植物,山势陡峻,多悬崖峭壁,自然风景到是难得一见。工作区在图皮萨东南向,开车约30分钟到达,工区多是裸露的泥质粉砂质页岩,地表多是碎石,且植被稀疏,攀爬不易,上山不容易下山更难,为地质工作加大了难度。

在玻利维亚将近3个月,这儿的人、这儿的山山水水都将存在我的记忆里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宋明龙)


为国外地质工作感到骄傲

         2019年9月,怀着一股高涨的激情来到多民族国家­—玻利维亚,玻利维亚位于南美洲中部的内陆国家,周边与巴西、秘鲁、智利、阿根廷、巴拉圭五国相邻,全国以高原地形为主,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,是世界平均海拔最高的国家。

        来到这陌生的高原国家,一切和我想象的差不多,蓝天做幕布,白云做主角,偶尔几只雄鹰掠过,给人一种塞外大漠的感觉。空旷的山野上除了埋头苦干的地质人,就只剩下些星星点点的仙人掌。高海拔,氧气稀缺,紫外线强,气候恶劣是这个地方鲜明的特征,对于我们这些在江南水乡长大的人来说,生存本事就是一种挑战,更别说要完成野外工作了。

         经过一段时间的环境适应,我们正式进入了野外工作阶段。 每天早晨,大家早早地起床,吃过饭,就背起地质包,带上工具,开始一天的工作。白天在山上完成野外任务,晚上回室内整理资料。在自己的摸索和同事的帮助下,我掌握了海外工作的一些实用工作方法和技巧,让我逐渐适应了国外工作,使我对未来的工作有了新的期待,让我真正体会到了地质工作者的责任与荣耀。地质工作虽苦犹乐,一张地形图看不懂时那些线条或许就会变成密密麻麻的烦恼,看懂了那便有一种站在峰顶俯视山河大地的感觉。

         野外生活,给了我很多感触,地质人过着艰苦的生活,当城市人在享受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时,地质人还在帐篷中用手电筒、蜡烛照明;当别人抱怨着国内4G网速太慢时,地质队员可能在野外用手机打电话都成为了奢侈。在茫茫高原,陪伴地质队员的除了异国的仙人掌,就只有自己的地质梦了。矿区除了少数高原植物,绝大多数是荒山秃岭,高处海拔3000多米,非常寒冷。国外的交通道路崎岖不平,交通环境异常恶劣,每次野外工作都是一场战斗。地质工作就是出俩份力,做一样事,就是既要出体力,没有体力到不了高原的工作地点;又要出脑力,不懂地质不懂专业就不能很好的工作,因为喜爱地质工作,就把艰苦的地质工作当地质旅游,在欣赏无人到达的地方的风景中完成地质工作;在工作中大家一道踏荒山、战严寒、不怕工作艰苦劳累,和同事一起完成任务。为我国的地质工作争光。

         地质生活,充满着酸甜苦辣的味道,却从来没有对工作后悔过。地质工作虽然枯燥无味,但从来没有遗憾过!当知道自己的努力、汗水能为社会带来更多财富时,地质人经历的所有艰辛都是值得的。也许地质工作仍将将面对种种困难,但有艰辛的眼泪和见矿的喜悦陪伴,追梦的脚步永远不会停下。(马子骏)


不一样的野外地质工作


         2019年9月,我有幸加入了玻利维亚项目组,经过为期三个月的工作学习,使我深深感受到国内外生活习惯和风土人情的巨大差别。

         第一次走出国门,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,心情既忐忑又兴奋。在此之前,唯一知道的就是玻利维亚著名的“天空之境”——乌尤尼盐沼,其它的几乎一无所知,完全陌生的环境,再加上当地使用的又是完全没有接触过的西班牙语,一度让我担心能不能好好的工作下去。不过,第一次出国的兴奋感也冲淡了所有的不安,也冲淡了长途飞行和时差带来的疲惫。

          玻利维亚被称为世界上平均海拔最高的国家,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,项目所在的图披萨市坐落在玻利维亚高原上,海拔更是超过了3500米。高原反应没有那么强烈,强烈的紫外线倒是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。踏勘一天,即便我们都全副武装了,一行人还是给晒的黑黝黝的,裸露的皮肤更是晒伤甚至开始脱皮。当地的气候也让我们十分不适应,最大的困扰就是干燥,让人恨不得每天就泡在水里,无论怎么喝水,嘴唇总是干的让人难以忍受。好在一两周之后,我们都适应了环境,状况也慢慢的好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与国内的工作环境不同,山上基本全是裸露的基岩,鲜少植被。同事们私下开玩笑,在国内就想在这样基岩裸露的地区工作,方便填图。可是,真的来到这样的地区填图,又开始头疼了,工作区域山体陡峭,地表岩石又强烈风化,爬山真可谓是进一步退两步,又没有植被帮助着力,着实令人头疼。在攀爬一些比较高的山峰时,那些不算强烈的高原反应也出来捣乱,行进中令人气喘吁吁,再加上强烈的紫外线,真是个中辛苦谁人知啊!不过苦中有乐,每当有一些新的发现,新的认识,看到一切的辛苦没有白费,心中总会泛出些许甜味。工作之余,我们在休息的时候也会和当地的工人沟通交流,虽然语言不通,但是我们通过翻译软件和手势比划,大家也能沟通的非常愉快。最常做的事就是拿出一件东西,我们用各自的语言说出名字,娱乐的同时也算是学习了对方的语言,变相拓宽了视野增加了知识面。可谓是工作学习娱乐三不误啊!

         当地人大多都信奉天主教,所以每个礼拜天工人们都要去教堂做礼拜,我们也就将礼拜天作为休息日,借此休整一下,整理工作资料,也出去走动走动,领略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。因为紫外线强烈的缘故,当地人普遍皮肤黝黑,饮食以烤肉炸鸡土豆面包居多,蔬菜几乎不吃,只有吃沙拉,才有少数可供选择的蔬菜。虽然项目组安排的厨师也是中国人,但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原材料的缺乏让我们在吃饭这个事上,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“吃在中国”的内涵了。日常出行也不是很方便,虽然大巴数量不少,也有各种三轮车和出租车,但是路况跟国内实在是没法比,有相当一部分的黄土路,车辆开过那叫一个昏天黑地。 不过,当地有当地的特色,充满异域风情的服装,各式的手工艺品,还有人领着羊驼上街的,着实让我们开了眼界。

        在玻利维亚生活了三个月,让我们感受到了与国内的巨大差距,没有支付宝和微信支付,出门购物都不方便;没有了各式各样的外卖小吃,连看看都成了奢侈;看到了汉字都忍不住要激动一会,在国内感觉不到,出了国门才深刻体会到,中国这些年的发展真的是突飞猛进,让世界各国为之侧目。也让我作为一个中国人,感到骄傲与自豪。(疏子丹)


美好的回忆

          2019转瞬即逝,2020款款而来,已入数九寒冬,回顾在玻利维亚度过的数月时光,除了晒黑的面庞和洒下的汗水,留下的更多的是留在记忆深处对这段生活的见证。

          怀着对南美大地未知事物的向往,踏出了走出国门的第一步,对自己的人生进行了挑战。上海出发在马德里转机,经过总共30余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横跨欧亚大陆和大西洋,穿过12个时区,飞机终于在一阵抖动中降落在了玻利维亚圣克鲁斯机场。在结束枯燥又漫长的行程后,来到了位于玻利维亚南部的工区,行至工区的旅途上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糟糕的道路交通,主要的交通干道很多是直接推方后形成的砂石路,当车辆行驶在盘山公路上很是锻炼胆魄。预想中的高原反应不是很强烈,气候也没想象中的寒冷,只是空气异常干燥,之后的一个月嘴唇一直开裂,随着雨季到来,空气湿度增加才逐渐缓解。

         在图披萨市工区,房屋大多是外墙不经修饰的砖房,像是置身在一片窑厂中,只有夜幕降临、华灯初上,远远望去才有那么点城市的味道。城市建设不发达,物资匮乏,但是物价却不低,主要原因应该就是缺少制造业工厂,生活用品多为巴西、阿根廷、中国制造,经常可以看见衣服上印着made in china 的标志。

         工区位于图披萨市的东南部,大约有30-40分钟的车程,主干道沿着旱季干涸的河谷蜿蜒,进入工区,映入眼帘的多半是稀疏的矮树和高达数米的树型仙人掌,偶尔冒出来的美洲驼,更多的是植被稀疏的群山,远远望去山势似乎并不陡,攀爬起来却并不容易。和国内地质工作不同,首先,脚下没有松软的土壤,缺乏抓地力,其次,沿途不是没有可供双手攀附的植被,偶尔遇见,树上竟全是刺,倍感无奈。

          工区山势陡峭,土壤稀少、植被稀疏,接近3个月的时间里,印象中只下过3场雨,但是一旦下起雨来,雨水很快在山下汇聚成河,项目路基基本以土方为主,很容易被湍急的水流冲毁,所幸这样的雨持续时间一般不长,通常2-3小时就结束了。

总之,感谢这次工作带给我的人生经历,对家乡的想念和工作中的辛苦最终都留存成了记忆。(王冰)